兩岸大學生領袖營

松山高中、能仁家商今年雙遭淘汰,背後隱藏的若干教育界問題,值得社會共同關注。

松山高中、能仁家商今年雙遭淘汰,背後隱藏的若干教育界問題,值得社會共同關注。

212公分的雙塔被霸凌? 透過HBL透視臺灣教育界的縮影

今年HBL高中籃球聯賽迭爆冷門,松山高中擁有史無前例的雙塔,卻在八強賽遭到無情的5連敗,提前退場,而另一支新興強權隊伍能仁家商,也是在激烈的競爭變化中意外受挫,這兩支在過去10年不斷連霸HBL的強權,相繼被擠出本季的四強決賽圈,應該算是今年球季的最大意外,不過,松山高中男籃隊的聯合國軍團卻有著更大的話題,就是松山雙塔究竟能不能用?

很多人不知道松山雙塔的幕後故事,卻有很多繪聲繪影的謠言惡意衝擊兩兄弟,和松山高中總教練黃萬隆老師。最惡意的謠言是,松山雙塔的身價高達600萬元,每人以300萬元的高價進入松山高中,這個謠言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但卻重傷了黃萬隆和學校,事實上清者自清,黃萬隆在松山高中服務二十多年,從來沒有涉及任何招生或學生畢業升學的「仲介案」,所以于泓凱和于泓翔兄弟從陝西跨海來臺灣讀書升學的過程,雖然在若干網路謠言流傳出金錢交易和價碼的荒誕行情,最終還是不敵事實真相,最後無疾而終。

不過,于家兄弟從14歲跟著媽媽來臺灣,先是就讀永吉國中,繼而升上松山高中,期間兩岸環境和文化差異超過想像之大,兩兄弟到臺灣之初已經長高到史無前例的208公分,在永吉國中快畢業時已經發育到212公分,比同齡的同學要高30公分到60公分,甚至連國內的職籃球員也多半比兩兄弟矮一個頭以上,這兩個應該說是個性比較內向的雙胞胎兄弟到台灣讀書,也遭遇到很多外人難以想像的霸凌行為。

校園霸凌,不是個子高矮或年齡大小的問題,而是來自許多性格偏差或是見解怪異者的欺凌行為,而霸凌行為也未必是肢體上的鴨霸,有很多霸凌是出現在言詞或是網路上的惡意攻擊,尤其7年前國內出現一種太陽花革命的怪異現象後,兩岸之間的交流受到很多政治立場不一者之間的惡意抹黑,于家兄弟雖然在永吉國中籃球隊和松山高中籃球隊都受到同儕保護和照顧,但很多來自校園內外的不友善眼光和有政治歧見者的不當言詞,對這對14歲、15歲兄弟在人格成長過程中,都受到非常強烈的心理震撼。

兩年前,于家兄弟升上松山高中,在綠色神盾嚴格訓練的教育過程中,他們逐漸對陌生、敵意的霸凌現象有了隔離的免疫能力,但是,還未滿17歲的他們在隨球隊南北征戰比賽過程中,難免還是會遭受到很多不友善或敵意眼光與言詞攻擊,幸好松山高中籃球隊是來自各縣市精英,加上球隊中有些學長是外國血統,學長學弟之間膚色有白有黑,甚至還有俄國混血兒,在大家長黃萬隆老師的一視同仁管教下,球隊之中沒有隔閡,就像三年前老學長林正(其實他的媽媽也是俗稱的大陸新娘)在小巨蛋摘下二連霸冠軍時痛哭流涕的心聲,「松山高中籃球隊三年苦練,真是好苦啊」,所以于泓凱和于泓翔兄弟也逐漸對政治性和其他人格偏差式的霸凌練成充耳不聞的免疫力,可以在體能訓練和球技上追求更精進。

于家兄弟究竟是不是打籃球材料呢? 從于泓翔最近一個月兩度出戰能仁家商的內容看,他元旦在高雄的紀錄是5個籃板球、14分,一個月後進步到18個籃板球、20分,命中率從50%進步到58%,HBL第一學年上場9戰僅有一場比賽得分上雙,到了本學年出賽15場有8戰得分上雙,進步顯著,他的哥哥雖然受傷今年較少上場,但在高一時對光復中學有一場比賽13分14個籃板球,命中率高達86%。

這對雙胞胎在過完年後即將迎接17歲生日,松山雙塔兄弟他們在臺灣接受完整的籃球精英教育,雖然起步晚,速度和敏捷性還趕不上同齡青少年,但只要持之以恆,能繼續在臺灣挑選適合的大學發展,相信他們在20歲前後定能成大器。

松山高中和能仁家商現在已經不需要為戰績與名次去證明自己,于家兄弟在JHBL和HBL飽受衝擊,但以過往曾文鼎、曾祥鈞和林正等不同學校的學長為例,這對兄弟需要細細琢磨,也需要給他們時間和發展空間,或許,當三個月後林現惟(黃萬隆的高中母校大倫國中主將)畢業投效松山高中,或是于家兄弟高中畢業後選擇中原大學或其他需要大塊頭球員的學校,松山高中目前失去的冠軍戰機會,也許在UBA另一個舞台出現。

很難令人想像,212公分的雙塔也會遭受霸凌,但于家兄弟站在松山高中籃球隊行列裡,就會找回笑容。

很難令人想像,212公分的雙塔也會遭受霸凌,但于家兄弟站在松山高中籃球隊行列裡,就會找回笑容。

更多 兩岸大學生領袖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