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難買少年苦 台北美國學校小朋友發揮運動精神 從挫折中贏得救贖與互信

千金難買少年苦   台北美國學校小朋友發揮運動精神  從挫折中贏得救贖與互信

去年過世的陳勝稔(TARO,日文名字是太郎),生前創辦中華民國少年籃球發展協會,這個協會延續了全國少年籃球賽前後53年的比賽傳承,為了紀念陳勝稔先生的少年籃球奉獻精神,所以在他過世後半年創辦了TARO盃全國少年籃球賽,起初的宗旨是幫助偏鄉與高山地區學校推展籃運教育,現在因為疫情擴散關係,比賽被迫移至臺北市舉行,但這一屆在臺北市區兩大運動中心舉辦的賽事,卻意外激勵出另類偏鄉的籃球風氣,這個另類偏鄉就是以台北美國學校為代表。

台北美國學校(TAS)是臺北市最早的全英語教學機構,半世紀前因為美國外交官、駐台美軍、美商,以及美國CIA等特殊機構大量派駐臺灣,所以我國政府就幫美國政府駐台官員的家庭提供土地成立美國學校TAS,最早的TAS在中山區,就是現在教育部體育署所在地(也是中華奧會的辦公室),後來TAS遷往市郊的士林憲兵隊附近,上世紀末,美國總統卡特勾搭中共的毛澤東、周恩來等官方人士,與中華民過悍然斷交,開始與中共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而大批美軍撤離臺灣,美國大使也下旗回國,但當時還是有大批美商和學生在臺灣居住,所以TAS後來遷往外僑最多的天母地區,就是現在該校在中山北路六段。

TAS的校史已經有七十多年,中華男籃隊知名教練麥班達的父母,都是畢業於這所學校,只不過他們在校時並不認識,是麥班達的父親回到美國讀大學後,兩人才真正交往,並且在加入軍隊駐軍日本時母親才生下麥班達,後來麥班達決定前往母親的故鄉臺灣學習中文,終究在臺灣發展出輝煌的籃球事業。美國學校真正的第一位中華男籃隊國手,是中美混血的簡浩(道格拉斯),他在就讀美國學校的高中部時,因為已經長高到195公分,才決定真正朝籃球員的生涯路發展。

這次台北美國學校組隊參加TARO盃全國少年籃球賽,才算是真正讓國內球迷注意到TAS其實也有臥虎藏龍的潛力小選手,真正要挑選好手的話,連勝文的兒子連安捷Angelo算不上最好的小球員,因為這支球隊發育最好最均衡的是印度裔的Mayuk,其他球季較出色的還有Harrison和Aaron,以及身穿23號球衣的Colin,以及個子嬌小僅有149公分的Dylan等。

不過,體重高達69公分的Angelo具有外人難以體察的運動氣質,第一,他的投籃姿勢十分正確,也許這是他從父親身上學到的基本技巧,第二,他有一般人難以置信的積極奮戰精神,在比賽中他多次摔倒,包括運球進攻遭到碰撞倒地,或是抓籃板球時跳在空中被撞倒,但他都能迅速爬起來繼續執行搶球任務,毫不怕痛,也沒有嬌貴氣息。

最重要的一點是,連安捷在球場上觀察力很強,傳球都能到位,持球轉身進攻時也很聰明和敏捷,往往能閃躲過對方球員包夾或傷害他的企圖,所以在今天最後一節終場前三分鐘,對手集美國小已經追到26比30僅差兩球的危急時刻,連安捷竟然連續抓到四個籃板球,並且連投帶罰一口氣幫球隊連得4分,把差距拉開到26比34的8分差距,也算是互助勝利的第一功臣。

然而,籃球是團隊運動,美國學校兩位年輕教練李智翔、杜思汗都曾經是青年籃球好手,在賽前就已經告訴所有球員,對方擁有高大的雙塔,實力不可輕忽,所以TAS的小球員在防守上都能專注認真的達成教練交付的卡位搶球工作,而在進攻方面更是注重團隊合作,傳球快攻打得很漂亮,TAS是一個團隊進攻非常漂亮的球隊,只不過,Angelo能後在短短三天的比賽中大幅進化,從2分到6分,再進步到單場9分的全隊最高分,這個小孩子的心理抗壓力出奇的強,而他的父母能發揮堅韌精神,堅持讓孩子在一些狗仔媒體嗜血追殺下打完每一場比賽,更是令人佩服。

千金難買少年苦,TAS的所有小孩和連家第十一代孫在這三天的進步表現,讓人看見他們堅持吃苦的態度,值得所有參賽學校家長給予掌聲。

千金難買少年苦,這個小孩多次被撞倒,立刻爬起身來繼續奮戰,吃苦態度值得肯定。
千金難買少年苦,這個小孩多次被撞倒,立刻爬起身來繼續奮戰,吃苦態度值得肯定。

TAS的學生在TARO盃籃球賽的團隊精神,令人欽佩。
TAS的學生在TARO盃籃球賽的團隊精神,令人欽佩。

集美國小擁有175公分的雙塔,前途可期。
集美國小擁有175公分的雙塔,前途可期。

連安捷在170公分對手的人牆中不斷取分,連戰連勝摘下全隊最高的9分,表現大有進步。
連安捷在170公分對手的人牆中不斷取分,連戰連勝摘下全隊最高的9分,表現大有進步。

集美國小高淑真校長代表大會,頒獎給美國學校小球員,嘉許他們的參賽表現。
集美國小高淑真校長代表大會,頒獎給美國學校小球員,嘉許他們的參賽表現。